本文作者:牛放
       欧美影视剧向来类别多样化,创意层出不穷,有着多变的风格和态度。但是无论是刑侦剧、剧情片,甚至是狗血言情剧,一些基本的原则却很少被人扭曲和破坏。它们代表了美国流行文化中最主流的价值观,也间接地展现了西方世界对于人性、法则和社会的各种思考。今天就让笔者来带大家盘点一下:欧美剧中的那些主流价值观。
一、只要努力奋斗,梦想总会实现。
      许多电影和电视剧中都表达了什么是 “美国梦”:无论你出身多么低微,只要努力,永不言弃,总能达成自己的最终梦想。无论是一直在奔跑的阿甘,还是从一贫如洗渐渐开始小蛋糕生意的破产姐妹,都心怀着这样的“美国梦”。相信通过自己的辛勤的劳动能够最终收获成功。你并不需要天赋过人,也不需要出身富贵。但是只要信念足够坚定,脚踏实地,流血流汗都不认输。就算是小时候在贫民区边翻垃圾箱的小男孩,长大以后也可能成为国家总统。
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无论是《灵书妙探》还是《妙女神探》,《法律与秩序》还是《犯罪现场调查》,总会有商贾权贵违反了法律,试图利用金钱和人脉逃脱惩罚。但最后警察和探员们总能通过掌握充分的证据,用法律的手段让犯罪者受到应有的处罚。同样地,就算是为了一些看似合情的理由,比如家庭的贫困,或
者是为了复仇,而做出伤害他人、违反法律的行为的话,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这就是法律的意义:它维护这个社会的正常秩序,令普通平和的民众能够安心地生活,保护他们的生命和财产。法律的天平不应倾向任何人,这样才能保证人民的安全感,让他们可以自由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三、种族平等
      虽然早期的电影大多聚焦的是黑人权利问题,最近几年在影视剧中也出现了其他少数族裔的身影。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的种族问题一直是社会舆论的焦点。许多历史剧都表达了对于奴隶制、南北战争的反思;而时装剧也时常聚焦对于有色人种的歧视问题。虽然现在已没有了不平等的法律条文,却还依然会出现因为肤色而更加倾向于黑人犯罪的情况。在美剧《铁证悬案》中有一个案例,主角在发现一个黑人警察和毒贩是从小长大的兄弟之后,有人怀疑他是一个黑警。但是经过更加深入的调查,他们才发现这位警察其实是希望带着从小照顾的邻家妹妹离开黑帮的控制,却惨遭黑帮杀害。这只是众多故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类——它告诫我们,不要因为一个人的肤色而去判定他有没有犯罪。
四、同志也自豪。
      另一个在欧美剧中被反复讨论的话题就是同性恋问题。相较比较保守的美国,英国在同性恋话题的开放方面似乎做得更好。英剧《极品基佬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并没有描述两个美少年之间的放肆青春,也没有描述一场令人窒息的禁忌之恋。而是以极为平淡寻常,甚至是幽默诙谐的口吻叙述了两个老同志鸡飞狗跳的晚年生活。弗雷迪时常吐槽斯图尔特,问他怎么还不老死。而斯图尔特也经常因为各种事情对弗雷迪满腹意见。这对老头子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更加亲切而普通的同志形象。他们也不过是隔壁那对偶尔会吵架的老俩口,但是晚上还是会一起蹒跚着步伐出去散步。他们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都值得全部的尊重和温柔。
       而在美剧中,令笔者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一个似乎并不起眼的角色:来自《芝加哥烈焰》的莱斯利夏伊。夏伊是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孩,做着急救人员的工作。她每天开车呼啸在风城的大街小巷,试图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需要救助的人身边。她成天和一群大老爷们儿消防员称兄道弟,听他们嘲笑自己糟糕的女人缘,还会给队里的男生出追女生的点子。她并没有荡气回肠
的恋爱故事,她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单身蕾丝边,有时很豪爽,有时也会多愁善感。她会为自己最好的男性朋友做出一些不符合规矩的行为,却从来不会爱上他。也正是因为演员坚持自己的角色是一位同性恋者,不会为了帅哥而改变性取向,导致在第三季的时候角色被砍。但是这位演员,劳伦•日尔曼,却展现了对于同性恋群体最大的尊重:不是用自己的思维来判断对方,而是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来看待问题。
五、女子能顶整片天。
      欧美剧中多有强势女性,以女性为主角的剧集也比比皆是。比如《傲骨贤妻》、《妙女神探》、《妖女迷行》、《黑色孤儿》,在这些作品中,女性能在法庭上舌战群雄,能制服最凶恶的罪犯,能成为所有人的女王,能够承受命运出其不意地甩来的噩耗,并努力追求真相。她们不需要依靠一个男人;不在男人身上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她们勇敢地去追求爱情;在暗潮汹涌的政治战场勾心斗角。但是,强大并不代表她们就没有弱点。这些女主角们都有自己的脆弱,自己的温柔,自己喜欢的事物和自己的坚持,而正是这种女性特有的柔弱气质,才让她们在面对困难时显得更加坚韧——纤纤玉指也能握成拳头,重重地打在敌人的脸上。

六、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
      除了种族之外,人与人之间还有很多的不同之处。比如性别、职业、性取向、健康或者残疾,等等。作为个体,我们应该意识到,人与人是不同的。我特别同意韩寒说过的一句话“谁都别以为自己站在中问,大家只不过都是歪着脖子看着对方而已。”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的真理并不一定正确。更多时候,应当做的不过是敞开胸怀,去尊重意见不同者的发言——你不一定要同意对方,但是你要允许对方发言,并且站在对方的思维模式上去想问题。比如我有个同学,一家都是基督教徒,而我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我在跟她聊天的时候,依然会用基督教里的一些教义去劝她,她也从不强迫我去接受她的上帝。只有凡事敞开胸怀去倾听,不急着下结论,才能让我们更加和谐地与持不同意见者相处,也才能不让我们陷入被歧视、被误解的漩涡之中。
七、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无论是快乐和烦事不断的《摩登家庭》,还是日日凝视着深渊的《犯罪心理》BAU小分队。无论是《嗜血法医》里那个反社会的连环杀手,还是《无耻之徒》里深陷贫困和灾难的一家人。无论贫贱,无论才能,所有人都是渴望幸福的,每个人都是有权利去追求幸福的。如果这些年欧美剧教会了我们什么道理的话,那就是:我们并不完美,我们有各种欲望,我们有狂妄的梦想,也了解沉重的现实。但是如果想要幸福,就必须努力去追寻。